首页  校友总会  领导致辞  信息动态  印象师大  桃李芬芳  企业家校友  校友捐赠  校友社区  校友刊物 
绚丽的青春 多姿的活动
2015-11-23 16:01   审核人:

——忆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前半叶师大的文艺活动

王颖泰

 

提起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前半叶贵阳师范学院的文艺活动,我总是很兴奋,很陶醉,那时我在院学生会文艺部担任话剧队歌剧队的导演,又参加了军乐队、舞蹈队和合唱队的演出,因此对校园里的那一张张浓妆淡抹的师生面孔,那一件件没齿难忘的文艺趣事,迄今谈论起来也仍是口若悬河,滔滔不绝

那是个多事之秋,“三年自然灾害”、“中苏关系破裂”、“国民党反动派叫嚣反攻大陆”、“防修反”、“四清运动”等重大的事件一直伴随着我们的豆蔻年华:我们吃饭要“定量”,要“瓜菜代”;我们每天清晨五点要紧急起床,背包扛枪,搞民兵训练(去校园后面的照壁山和煤矿村急行军数公里);我们除了学文化课,还要种水稻、种蔬菜、挖鱼塘、喂猪养鸡,直到一九六二年贯彻《高教六十条》后,这些生产劳动才被取消;我们课外阅读小说、诗歌,哼唱歌曲,观看电影、戏剧,稍不留意就会被扣上“封资修”(如中文系的符思懿)、“反革命学生”(如外语系的张刚)的帽子并被开除学籍;我们不能谈情说爱,一旦被发现就遭到勒令退学(如中文系的刘桂珍和郑永倜、外语系的傅树凡)。有的“调干生”碰巧在校生孩子也被大会小会地批评(如中文系的杨碧华)。就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对文艺情有独钟的师生们遵循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仍然把当年的文艺活动搞得多姿多彩、有声有色,极大地丰富了校园的文化生活,缓解了大家的精神压力,开发了学生的大脑潜质,完成了艰巨的教学、生产任务。

 

,师大军乐队的训练和演出

 

师大军乐队在贵阳的“五大院校”中是赫赫有名的。那时每年“五一节”、“国庆节”等庆典以及重大的政治活动,贵阳市都要举行盛大的游行。百万余人的游行队伍由北到南穿城而过,从六广门体育场中心会场出发,经过喷水池、大十字,到邮电大楼才解散。游行队伍打头的是举着彩旗、横标的仪仗队,接着是省委乐团,紧跟其后的便是师大军乐队了。队员们整整齐齐地穿着一身藏蓝色制服,头戴苏式大圆帽,手着白手套,执着金光灿灿的乐器,在烈日下或是风雨中演奏着高昂的革命歌曲,使游行队伍的情绪更加高昂。每次游行都有许多摄影记者给我们拍照。师大军乐队在游行队伍中的这一排名保持了许多年。贵阳医学院军乐队和贵阳工学院军乐队曾多次放话说要取而代之,但始终未能如愿。

师大军乐队的建制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军乐队队长是教务处彭云爵老师,小号吹得特漂亮。指挥者不固定,地理系谢老师执棒的时间长些参加军乐队的同学都要经过乐理、试唱、练耳的考试。我是个例外,因为主考官不知从什么地方知道我作词作曲的歌曲《在朝阳工地上》被收入《贵州十年文艺创作集歌曲集》就免考了。与我同批被录取的有中文系的涂光禄(我俩都为小号手)、许家骅(单簧管)、黄功政(沙克斯)、王润深(中音号)、物理系的赵平(长笛)、生物系的郭锡勇(拉管)等同学。我领到小号后,每次吹奏完都要用牙膏擦它几遍(没钱买擦铜膏擦铜粉),爱惜得不得了。大家利用课余时间去琢磨吹奏法、指法。军乐队也是利用下午课余时间开展活动,每周两次集中在综合大楼前的广场上或是小会场里,或演奏乐曲,或操练队形演奏的多是当时流行的主流歌曲。总谱是从省委乐团和省歌舞团要来的,如《义勇军进行曲》、《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社会主义好》、《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我们走在大路上》等。我们也演奏一些国内外的经典名曲,如《金蛇狂舞》、小提琴协奏曲《梁祝》、《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伏尔加船夫曲》、《老黑奴》等。

军乐队在学院内的演出主要在每年一次的院运动会上。开幕式奏国歌、运动员入场决赛和闭幕式的颁奖总要有军乐助兴。有一年演出结束后,地理系的彭香忠用一部海鸥相机给我们拍照,地点在综合大楼前的石阶梯上。虽然参加合影的队员不全,大家站得也很随意,而且拍的是一张120的黑白照,但那是记录我们这一段青春年华的一张极为珍贵的影像资料,至今我仍然宝贝似的收藏着。此外学院的各种文艺晚会也少不了军乐队员的节目,如许家骅的黑管独奏《岩口滴水》,王颖泰的小号独奏古巴民歌《鸽子》和铜管乐小合奏《游击队之歌》(涂光禄等)

六二年,物质生活还很艰苦,但是精神生活却不能没有欢乐。大约是“五••一”劳动节前后,院有关部门利用第二食堂的地盘(即物理系食堂,地处二楼)每周六晚上举办一次交谊舞会。第一场舞会黄辅忠书记、陈若夫院长、关海亭副书记、顾光忠副院长和团委书记伍志国都来了。说是凭票入场,可入场口的师生们潮水般地往里涌,拦也拦不住。舞池里更是人头攒动,摩肩接踵,好比汤锅煮饺子。我们军乐队自然就成了舞会的吹鼓手,得意地坐在一排玻璃窗下。整个舞会从晚上七点半开始到十点结束,我们演奏了《打靶归来》、《洗衣歌》、《步步高》、《阿西里西》、《可爱的一朵玫瑰花》、《桑达露西亚》、《梭罗河》、《美丽的梦神》等数十首乐曲。而陶醉在四步舞、华尔兹、探戈、狐步舞、水手舞等舞曲中的师生们更是挥汗如雨,忘乎其行,把多年的压抑都在这一个晚上全释放出来了。“疯狂”了约莫两个半小时,他们居然不知道什么叫累。仿佛白天吃的不是“洋槐花包谷粑”(食堂为“节粮上交”在主食包谷面中参入野花野菜来凑足定量)。军乐队的队员们颊肌都吹酸了,可一点怨言也没有。作为工作餐,我们每人每次得到半斤黑乎乎的用麦麸和糖精做的“营养饼干”。这在当时是专供浮肿病人的,要凭票才能买,所以吃起来就格外的香甜。可惜好景不长,没有举办多久,周末舞会就被停办了,据说它是“资产阶级的生活方式”,会让无产阶级“变修”,丧失政权。在这一场场的舞会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俄语系的一对夫妻老师,瘦高瘦高的身材,穿着得体,舞步娴熟,阿娜多姿,楚楚动人。一打听才知是留学苏联的归国留学生,她俩叫什么名字我实在记不起来了,不过她那双米灰色的船鞋至今还在我的眼前舞动。大家都称她俩是“交谊舞王”和“舞后”。不少师生如罗素梅、裴凤娇都去向她俩讨教过舞艺。其实她俩是冒着宣扬“修正主义”的风险传播外来文化的使者。

 

,师大业余话剧队及其演出剧目

 

这时期师大的业余话剧演出异常活跃。据历史系的张宗和、中文系的谭绍凯等老师说,以往只演过独幕剧,这时期演出了多幕剧;以往只有简单布景,这时期有硬景片、软景片;以往只有简单照明,这时期有顶光、耳光、天幕灯、追光。

我参加演出的第一个活报剧是《火烧赵家楼》。它描写一九一九年北京学潮烧毁曹汝霖住宅的历史事件。这是六一年学院“五四”文艺晚会的节目。地点在综合大楼小会场。我扮演男主角,身穿深灰色中式长衫,围着一条长长的黑围脖,站在条登上,手中不停地挥舞着报纸,带领大家高呼口号:“坚决废除二十一条不平等条约!”“打倒卖国贼!”红红的火光在天幕上跳跃饰演曹汝霖、陆宗舆、章宗祥的高德强等同学被吓得踉踉跄跄地从上场门逃向下场门。由于我安排了一些同学在观众席中跟着喊口号,所以演出时台上台下群情激奋,效果很好。这个剧由方志国、乐政霓和我导演。参加演出的有刘奕超、钱宏业、盛家风、汤保新、曾纪莲、包德川、蔡丽玲、李群芳等数十位同学。六二年我们演出了《观察镜里看将军》(王颖泰导演)。这个活报剧写驻守在台湾金门的蒋军士兵的生活及其对“解放军双号不炮击”的各种心态。剧中全是反派,有老兵痞蒋军甲(王颖泰饰)、蒋军班长(熊乾元饰)、二十来岁的蒋军乙(许家骅饰)、四五十岁的胡子兵蒋军丙(韩发渊饰)、十六岁的少年兵蒋军丁(司徒明德饰)。我制定的漫画似的演出风格把观众们逗得哄堂大笑。这个剧绘制了防炮洞的硬景片,制造了炮击的音响和灯光效果。我们在观众席的右侧安上人字梯,梯上绑了个五千瓦的聚光灯彩排时聚光灯摔坏了,所以演出时张英祥一直在梯子上打追光,被烤得大汗淋漓,真是精神可嘉。六三年声援越南南方人民抗美大游行时,院团委学生会让我们创作一个相关的活报剧。学生会主席张英祥买了几包“向阳花”(当时最廉价的香烟),召集米志毅、黄拓、熊乾元、周世雄和我在学生会办公室里七嘴八舌、吞云吐雾地“吹牛”。大家饥肠辘辘地熬了一个通宵,终于搞出了一个提纲本《把美国鬼子从越南赶出去》。第二天由我执导排练。司徒明德、熊乾元、周世雄、黄拓扮演戴着钢盔、拿着卡宾枪的高鼻子美军; 包德川、范黔灵(物理系)、刘晓青(数学系)、外语系的李声玲、范晓兰、刘秀鸾等同学扮演被欺凌的越南人民,熊宗仁(历史系)、薛国富、张清和、许家骅、米志毅、徐乃焕和我则扮演越南南方游击队员。这个剧随着游行队伍先后在学院内的场地、喷水池、大十字街中心演出,很受群众欢迎。他们里三层外三层地将演员围在表演区,津津有味地观看,还跟着剧中人喊口号,唱革命歌曲。第二天的《贵州日报》就发了报导,还刊有演出的剧照。

六二年“七•一”文艺晚会,我们演出了独幕话剧《梅雨》。这是田汉先生的杰作。它通过对老工人潘顺华一家凄苦故事的描写,批判了屈从宿命,不敢抗争的潘顺华(方志国饰)思想,否定了敲诈绑票,“流氓无产者”的阿毛(王颖泰饰)做法,号召穷苦的工人们像阿巧(包德川饰)那样走张先生(乐政霓饰)指引的革命道路。我制定了写实的演出风格,让大家直接间接地去体验生活,把握人物舞美设计及景片绘制主要由沙允负责。他是北京人,说话举止活脱一个林妹妹,可是干起活儿来却很MAN。他绘制了一大幅宣传画,挂在综合大楼的墙上过往的师生都要驻足观看。画中是以包川为模特儿的女主角半身像。包川是个成都妹娃,个子特矮,但脸蛋漂亮,很像苏联电影《复活》中的女主角卡秋莎玛丝洛娃,经常带着一丝忧郁。画的右上方有我写的煽情的句子:“淅淅沥沥梅雨夜,泠泠清清破草棚;凄凄惨惨工人命,自自由由向前冲”。这个剧演出时小会场坐得满满的,过道上也站满了人,后来还加演了一场。六三年我们演出了独幕剧《柜台》(王颖泰导演)。它写一个不安心站柜台的女青年思想发生转变的故事。女主角杨桂香由包川饰,男主角周金山由许家骅饰,杨正林由张清和饰李玉秀由刘秀鸾饰,李慧萍由叶淑定饰。在电闪雷鸣舞台暗转后,姚德仁以琵琶弹奏《唱支山歌给党听》为忆苦思甜的戏配乐。六三年“七一”晚会,我们演出了三幕话剧《箭杆河边》(王颖泰导演),这是描写北京郊区佟各庄一个地主想变天的故事。男主角佟玉柱由许家骅饰,庆奎叔由张清和饰,地主佟善田由王颖泰饰,地主婆由范晓兰饰,二赖子分别由徐乃焕、熊乾元饰。这个剧第三幕的规定情境是在桥头。我们用黑板和桌椅搭成立体的演出平台。还有打斗的场面。又用彩色玻璃纸和聚光灯照射出夜晚的氛围。演出很受师生欢迎。六四年我们演出了六场话剧《南方来信》(王颖泰导演)。这是写越南“战略村”人民抗击美帝侵略者的故事。女主角阿霞由李声玲饰,男主角陈老四由张清和饰,阿霞妈由范晓兰饰,玉嫂由刘秀鸾饰;美军顾问肯塔由黄拓饰,特务长阮金由熊乾元饰。张英祥任舞美设计,他砍来一棵大芭蕉树与绘制的景片结合,使舞台颇有些越南风情。

 

,师大歌剧队极其演出剧目

 

六二年下学期姚德仁给我一个手抄本《三月三》,希望我来导演,由他组织、指挥乐队。在得到领导审批后我们就投入了排练。这个剧写赣东北山区几个红军交通员乔装成回娘家的小媳妇给部队送情报的故事。扮女主角桂芳的是包川,她歌喉甜润,把一个以酒店老板娘为掩饰身份的地下工作者演活了。男主角是刁连长(王颖泰饰),有几组戏剧矛盾,我用戏曲化手法来刻画他的“刁”,收到了喜剧性的效果。演酒店老板扬大良的是张清和,这老兄唱起歌来也有浓重的河南乡音,为人爽直,很符合角色性格。演侦查队长周洪亮的是薛国富,他是调干生,说话办事拿腔拿调,很适合演正面人物。演交通员的是广东靓妹刘桂珍(单亲随母,后来患上精神病,年轻轻的就去世了)。演叛徒吴宝财的是熊乾元,瘦削的脸庞,深凹的欧式眼,是脸谱化的最佳人选。演匪兵甲、乙、丙、丁、戊的依次是周世雄、许家骅、徐乃焕、司徒明德、韩发渊这个剧的舞美(王颖泰设计)虚实结合,一桌二条凳,加上酒幌,一个山区小酒店的场景就勾勒出来了。演员借有形的杯盘壶,演出无形的酒菜周世雄学李老栓用舌头在桌面上舔酒喝,引得哄堂大笑。薛国富、熊乾元穿的白纺绸裤褂,那时是稀罕之物,很难借到,但他们还是把它借来了;王颖泰的行头是打起证明去贵阳市川剧团借的,人家不收租金,没有皮靴许家骅就把他家的长筒雨靴拿来作代用品;包德川的行头小红袄、绿裤子、青花围腰是女同学们拼凑的。这才使演出有模有样。这个剧的音乐、曲调非常好听,唱段也易唱易记,演出后就传开了,学生食堂、宿舍,特别是红楼女生宿舍随时都能听到有人哼唱“三月里来三月三,娘家推车把姑娘搬;今年和往年不一样,都只为红一边白一边”。

不久,姚德仁又拿来一个小歌剧本《刘四姐》。这个剧写三十年代鲁中南山区游击队长刘四姐乔装打扮,深入虎穴,计擒卧牛镇救国军司令肖老三的故事。我说:“排!原班人马排。”谁知范黔灵对我说:“有几个女生唱得比包川好,长得也比包川好,为哪样不让人家来试试?”我说:“不只是唱得好,还要看会不会演戏!”于是决定在小会场公开招考。李声玲、刘秀鸾、叶淑定、范晓兰、黄拓、熊宗仁等同学就是这段时间考进来的。李声玲约有一米六二高,梳根黑黝黝的大辫子,是个瘦长脸,薄薄的嘴唇,并不比包川漂亮多少,可是她有一双乌黑闪亮的大眼睛,非常有神,特别是她的脸上弥漫着一股傲气,站在台上那么的挺拔,宛如一枝出水待放的莲蓬,确实非常适合刘四姐的造型。看她表演了几个小品,尤其是听了她的歌唱后,我心想女主角非她莫属了。她的音色很美,有金属的质感,气息和位置也不错。我教她唱了几句《刘四姐》里的唱段,她领悟很快,立即现蒸热卖地唱出了很浓的戏曲味,这正是小歌剧所需要的风格。叶淑定胖呼呼的,笑起来很甜,饰第二女主角李英。黄拓长了一根鹰钩鼻,饰反派肖子章。熊乾元饰叛徒侯七。地理系的陈某演肖母。张清和饰老罗。这个剧演出了几场,反映很好,要考歌剧队的同学越来越多了。

院舞蹈队的节目多是原创的,如维吾尔族双人舞《塞纳姆毛主席》就是政教系的石老师根据当时流行的一首同名歌曲创作的。他选中了王颖泰和刘晓青,一招一式地教给他俩,由他俩登台表演。刘晓青执手鼓,长裙加高跟鞋,舞蹈时头上梳的十八根发辫全会飞起来,使得这位成都姑娘越发的美丽动人。王颖泰头戴维族帽,脚蹬短筒靴,嘴上画了两撇翘胡子,单腿跪在地上,一手不停地在肩上舞动“沙巴依”(维族乐器),一手不停地理胡子,诙谐的表情呼应着刘晓青的舞姿,赢得观众们连连鼓掌喝彩。又如女声独唱《金珠玛米》,这是王颖泰作词作曲,一九六三年刚发表在贵州省音协主编的《创作歌曲》上的作品。由中文系的朱世芬演唱,她一身藏族打扮,歌喉高亢,情感动人。给她伴奏的是混合小乐队,姚德仁手挥琵琶,许家骅横吹笛子,涂光禄、王颖泰拉小提琴,黄功政等拉二胡。器乐节目中给人印象深的还有高渐离的琵琶独奏《十面埋伏》。叶万昌的口琴独奏《土耳其进行曲》。涂光禄的吉他独奏印尼民歌《哎哟妈妈》。声乐节目有尚增光老师的男生独唱回语《情歌》。王颖泰、盛家风的男生二重唱《含苞欲放的花》。方兴惠领唱的《划船歌》。欧阳池的男生独唱《可爱的一朵玫瑰花》。俄语系王泽芝等人的男生小合唱俄语歌曲《红莓花儿开》等。此外院戏曲队还演出了昆曲《春香闹学》。

 

结束语

 

师大在培养学生德智体全面发展的举措上,业余文艺活动无疑是一种特殊的养分。它滋润着当年那批活跃的文艺青年,使得他们毕业后对社会都有突出的贡献这对今天在校的师生也不无启迪吧?

 

 

通讯处: 贵阳市观文巷4号一单元一号 (邮编550002)

E_mail:wangyt_65@126.com /gzwangyt008@sina.com

手机:13985450905

 

作者简介:王颖泰,男,贵阳师院中文系65届毕业生,贵州省文联 研究员,曾被文化部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剧协邀请为嘉宾评委多次参加全国性重大艺术活动(如文化部纪念毛泽东主席“百花齐放,推成出新”题词发表50周年学术研讨会)。已出版专著《20世纪贵州戏剧文学史》(200111月获贵州省人民政府“第一届贵州省文艺奖”)、《贵州戏剧批评史》、《贵州古代表演艺术》、《贵州戏剧史》(合著)、文集《新时期戏剧美学》、文论《中国戏剧起源新论》、《宋代进贡歌舞<水曲>等。

 

 

如涂光禄是著名的语言学家,出版专著《贵州汉语方言特色词语汇编》多部,曾任贵大研究生处处长;包川是著名的小说家,出版短篇小说集《逝水滔滔》等多部,在全国获过奖,曾任《四川文学》杂志社编审;王颖泰是著名的文艺史论家,出版专著《20世纪贵州戏剧文学史》等多部,获全国和省的文艺奖,曾任中国戏剧文学学会理事等职,被文化部、中国艺术研究院和中国剧协特邀为嘉宾和评委,参加全国各种重大的文艺活动(如文化部“纪念毛泽东同志‘百花齐放,推陈出新’提词发表50周年”学术讨论会等);熊宗仁是著名的历史学家,出版专著《何应钦传》等多部,多次获全国和省级奖,曾任中国现代史学会常务理事等职;张英祥和范晓兰是著名的政治活动家,分别担任遵义地委书记和铜仁副县长;姚德仁和叶淑定是著名的企业家。司徒明德成了《江门日报》的老总。张清和、许家骅、薛国富、熊乾元等同学都是教授。】

上一条:宫崎骏般的贵师大校园,美Cry了~
下一条:中文系64届校友纪念入校50载 聚首母校新区共见发展
关闭窗口